No.465《薩克斯自傳》

健康飲食、肥胖、醫學新知…各種你想知道的醫學健康資訊、名醫提供的保健錦囊,都在【健康e世界】。 網路時代,部落格是最佳發聲的平台。從【部落客名嘴】電子報非大眾媒體的角度,看個人媒體如何發揮影響力!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科學文化頻道科學文化頻道科學文化頻道科學文化頻道科學文化頻道

☆★【☆科普探索.無限可能☆】科普漫遊精選叢書★☆

第465期 2017/11/25

薩克斯自傳

■《紐約時報》年度最值得注目的一百本書
■ 已譯成二十種語文版本的全球暢銷書
■ 獲選亞馬遜網路書店當月最佳書選

薩克斯自傳


  最誠懇的自傳,最瀟灑的人生。

  他寫過十二本醫學人文暢銷書,獨樹一幟;他的成名作《睡人》搬上大銀幕,名噪一時;他在紐約成為流浪醫師,巡迴關懷弱勢精神病人;他曾以身試「藥」,親自體驗各種感官的幻覺;他不是「看病」而已,而是看病人、醫病人的病。

  他年輕時酷愛騎摩托車長途漂泊,經常一日雙城;他能蹲舉二百七十二公斤,一舉創下加州新紀錄;他是同性戀者,七十七歲才終於找到真愛;他熱愛游泳、爬山、思考、寫作、關懷病人;他與睿智機敏的羅賓.威廉斯成為好友……

  他一生多采多姿、喜歡冒險、勇往直前。

  他是絕無僅有的,奧立佛.薩克斯醫師。

薩克斯自傳

  星光燦爛

  一九八九年初,我接到通知:潘妮.馬歇爾將執導《睡人》,而且她會跟勞勃.狄尼洛一起來拜訪我,勞勃將飾演病人李奧納德。

  為了深入了解即將刻畫的故事,為了詳盡揣摩劇情,勞勃.狄尼洛的投入簡直太傳奇了。我以前從未親眼目睹演員對於飾演對象所下的功夫,這些功夫的極致表現,就是到最後,演員果真變成他所飾演的對象。

  到了一九八九年,貝斯亞伯拉罕醫院的腦炎後型病人幾乎全都過世了,但是倫敦的高地醫院還有九位。勞勃.狄尼洛覺得去探視他們很重要,於是我們便一起去看他們。他花了很多時間與病人交談,還製作和研究錄影帶,讓他可以充分學習。他的觀察與移情能力讓我大開眼界,我很感動,而且我覺得病人本身也很感動,因為他們以前很少遇到這樣的關注。「他真的在觀察你,看到你心坎裡去,」第二天,其中一位病人對我說:「自從馬丁醫師之後,沒有人會真的這麼做。他想搞清楚,你到底是怎麼了。」

  我回到紐約時,認識了羅賓.威廉斯,他將飾演醫師,也就是我。羅賓想看我如何與病人互動,類似《睡人》書中和我一起工作、生活的那種病人。所以我們前往安貧小姊妹會,那裡有兩位服用左旋多巴的腦炎後型病人,我已經追蹤他們好幾年了。

  幾天後,羅賓.威廉斯和我一起去布朗克斯州立醫院。我們在一間亂七八糟的老年病房待了幾分鐘,那裡的五、六位病人同時大喊大叫,說些奇奇怪怪的話。後來,當我們驅車離開時,羅賓突然迸出剛才病房的「重播」,把每個人的聲音與風格模仿得極為傳神,令人難以置信。他把所有不同的聲音與對話都吸收了,默記在腦海裡一字不差,此刻他正在複誦那些對話,簡直是讓病人給附身了。這種瞬間領悟與重播的能力,在羅賓身上發揮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以「有樣學樣」來形容,實在遠遠不夠,因為這些模仿充滿感性、幽默、創意。但我心想,這應該只是他揣摩演技的第一個步驟。

  我很快就發現,原來我自己正是他揣摩的對象。我們見過幾次面之後,羅賓.威廉斯開始模仿我的某些舉止、姿勢、步態、講話,各式各樣我至今渾然不覺的事情,簡直像面鏡子似的。在這面活生生的鏡子裡看到自己,令我啼笑皆非。但是我很喜歡跟羅賓在一起,開車亂逛、上館子,被他熱力四射、連珠炮似的幽默惹得哈哈大笑,他的博學令人印象深刻。

  過了幾個星期,我們在街上閒聊時,我陷入沉思,據說那副沉思的樣子是我的招牌姿勢。我突然意識到,羅賓的姿勢跟我一模一樣。他並不是在模仿我;在某種程度上,他已經變成我了,彷彿天上突然掉下來一個雙胞胎弟弟。我們兩人都覺得有點彆扭,於是決定彼此之間需要一些距離,這樣他才能塑造出屬於他自己的角色,也許是根據我的樣子,但具有角色本身的生命與個性。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文請見薩克斯自傳

 腦神經學家認為,失戀和被熱咖啡潑到差不多痛

科學新聞由Pansci.tw泛科學提供

文/陸子鈞

失戀讓你心如刀割嗎?也許那是真的,至少在你的腦裡。腦神經學家發現,分手的「痛」,也會活化腦部掌管痛覺的區域,就像生理上真實感受到傷害一樣。

過去的研究發現,模擬的分手,會連結到腦部感到痛的神經迴路,但並不是藉由感官體驗到痛覺。紐約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 in Nwe York City)的心理學家愛德華‧史密斯(Edward Smith)和研究團隊,在曼哈頓散發傳單、廣告還有透過facebook宣傳,找來四十位在最近六個月內,剛經歷失戀的受測者。在核磁造影(MRI)掃描受測者腦部活動的同時,他們會看到前伴侶的照片,並要回憶那段分手的經歷。

結果顯示,當受測者回憶起分手時,大腦掌控痛覺的區域-次級體感皮質區(secondary somatosensory cortex )和腦島背後側( dorsal posterior insula)會被活化。表示分手和生理上的痛覺,在腦中其實相去不遠。

不過史密斯坦承這不是完美的研究,因為「我們無法掌握哪些受測者的經歷屬於『分手經歷』,而哪些不是」。他說,「永遠都可能有其他未知的因素,使得這些經歷失戀傷痛的人的大腦,表現出我們所看到的結果。」

無論如何,這項發現令人印象深刻。尤其研究團隊還分析了另外150位受測者的情緒反應,包括恐懼、焦慮、憤怒、憂傷,作為對照組,卻沒有一項腦部活動和痛覺相似。

只能說,或許失戀是特別的經歷吧。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文請見 【Pansci.tw泛科學】
腦神經學家認為,失戀和被熱咖啡潑到差不多痛

 

歡迎您完整轉寄本報,將優質科文知識介紹給您的親友,但未經授權請勿轉貼節錄於其他用途。

科學文化頻道 及 科文知識報
是由天下文化製作發行 所有內容著作權屬於天下文化及相關著作權所有人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104台北市松江路93巷1號2樓 
TEL:886 2 26620012      FAX:886 2 26620007     與我們聯絡:
 service@cwgv.com.tw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