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意沒有贏家:由李明哲案看兩岸交手

【or旅讀中國電子報】提供獨特多元的中國旅遊提案、文化觀察參照,讓你藉旅遊、深入生活之際,掌握其脈動。 【旗標電腦知識報】提供最完整電腦知識,數位影像、網路技術、OFFICE系列等,不論入門或進階,都找得到!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11/29 第4127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誰罵過「台灣被殖民」?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惡意沒有贏家:由李明哲案看兩岸交手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美減稅牽動全球產業 台灣快出擊
民意論壇 核食換CPTPP? 病急亂投醫
去梯言∕蝸角與井蛙
高通傷害市場競爭 陸韓美皆罰
李清志∕京都少年1937
南部人的肺 變空氣清淨機
犧牲少數 鞏固多數…誰的中國夢?
東吳拆蔣爭議 轉型正義?語無倫次?
語文賽悲與怒 想起父親似笑非笑…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誰罵過「台灣被殖民」?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要不要開放有核安疑慮的日本食品進口,從去年延燒至今。據報導,鄭文燦協調日本千葉縣農產品來台參加桃園農博會,千葉知事還向日本媒體表達「台灣高層認可解禁」。經濟部次長王美花也在立院被問到,政府是否會以開放核食交換日本支持我加入CPTPP。

開放與否,不是不能由「科學依據」或政府的「取捨平衡」來考量。但是,台灣的輿論及反對黨力量向來驚人。論及國外食安疑慮產品進口,民眾記不記得:

是誰罵過:「台灣政府是被殖民了嗎」?是哪些立委舉著「堅持零檢出」的牌子霸占發言台?是哪位黨團書記長揚言公布支持解禁的「沒良心」立委名單?是誰厲言指控:「莫非當權者跟外國政府交換了什麼?」

上述發言何等犀利,把關何其嚴格,態度多麼義正詞嚴!但是,這不全是民進黨的問政紀錄嗎?有請谷歌大神,檔案照片、發言資料歷歷俱在。只不過,當年的發言,全是在反對馬政府考慮解禁瘦肉精美牛進口而發;當初砲火四射的民進黨諸「站神」,如今何在?為何現在自動消音?難道此刻不存在「台灣被殖民」、「沒良心立委」、「當權者跟外國交換」的問題了嗎?

民進黨當家方知柴米貴,於今應為「今是昨非」而向人民大眾提出解釋;或者一皮天下無難事,繼續由霹靂女將向「喪權辱國」的官員興師問罪、踹門究責?

要向左走還是向右走?原來不只一例一休讓蔡政府傷腦筋啊!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惡意沒有贏家:由李明哲案看兩岸交手
聯合報社論/聯合報

前民進黨黨工李明哲昨天遭中國大陸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五年徒刑;李明哲當庭表示「服從判決」,放棄上訴。對此,總統府發表聲明,強調「傳播民主理念無罪」,此案嚴重傷害兩岸關係。這個說詞,比起總統府在九月李明哲受審時說「會盡一切努力讓他返國」,似乎更顯空洞;事實上,外界也看不出政府為他盡了什麼努力。

李明哲成為第一位遭中共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的台灣人,其實是偶然,而不是必然。李明哲以非政府組織工作者(NGO)的身分進出大陸,已經多年,一直相安無事。他之所以一夕成為甕中之鱉,原因有二:遠因是蔡政府上台導致兩岸關係惡化,近因是陸生周泓旭被我方以共諜身分逮捕,他因此成了對岸的相對人質。

若李明哲真的只是人權工作者,要他背負「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這是何其沉重的擔子。但放在兩岸關係架構中看,他已成為兩岸政權現階段交手的犧牲品,也是中共對台灣的殺雞儆猴;在兩岸關係未改善前,他背負了這個重擔。至於五年的徒刑算不算重,嚴格而論,這並不算輕,至少比外界的預期還重。五年的徒刑,且未獲緩刑,顯示中共評估當前兩岸關係,認為無法給予寬貸。

檢視李明哲案的脈絡,不能不和周泓旭的共諜案對照並論。被稱為「陸生共諜」的周泓旭,是在今年三月九日遭法務部調查局國家安全維護站逮捕,原因是他曾試圖策動一名外交部官員交付情資,並提議提供免費赴日旅遊等酬勞作為回報,結果遭對方檢舉,而遭到收押。

當時這樁「共諜案」的背景是:法務部調查局剛奉上級之命完成了《保防工作法》草案,要用嚴格的手段介入政府及民間部門的各種安全調查偵防工作,由於條文手段可議,被稱為「人二復辟」。就在該草案曝光次日,調查局迅雷不及掩耳地逮捕了共諜周泓旭,其目的,不外要證明「共諜無所不在」。而就在周泓旭遭逮捕後十日,傳出李明哲赴廣州訪友時「被失蹤」,後來證實他已遭逮捕。

在兩岸政治性的押人競賽中,事件當然變得棘手。加上李明哲之妻李凈瑜的高調救夫行動,讓此事更難透過政治或人道協商的管道尋求解決,所以各自進入司法程序。九月十一日李明哲案在湖南岳陽中級人民法院審理,陸方將他與彭宇華列為同案被告,指控兩人透過「圍觀中國」及「圍觀華南」等網路群體,組織成員批評並誹謗政府,並提出相關運作計畫書為證。這是李明哲涉嫌的罪行比較明確地公諸於世。

值得注意的是,李明哲受審後四日,台北地方法院依違反《國家安全法》將周泓旭判刑一年兩個月,具體罪名是他接受中方指示來台發展共諜組織未遂。至此,兩岸的司法競賽進入了第二階段的角力。如果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共諜被判刑一年兩個月,李明哲被輕判的可能,恐怕即不容樂觀。果然,拖了兩個半月後,李明哲昨天被判刑五年。

簡言之,李明哲是兩岸角力下一個被犧牲的棋子。如果調查局不是硬推《保防法》,弄得兩岸諜影幢幢,或者不貪功冒進逮捕周泓旭,李明哲如今應該仍是自由之身;如果蔡總統對陷入僵局的兩岸關係稍微釋放一點真實善意,雙方就不必在李明哲和周泓旭之間作政治拔河;如果台北地院當時輕判小共諜周泓旭半年,說不定李明哲昨日就可以直接被遣送返台。未來,李明哲能否提早獲釋,恐怕也繫於兩岸關係能否改善。

李明哲和周泓旭本來不是足以撼動大局的人物,卻因為兩岸政府交惡,被雙方當成了犧牲品。我們要提醒的是:惡意沒有贏家,司法如果為政治服務,拿人民當棋子,則是不仁的行為,不可能贏得民心。而蔡政府若真想救李明哲返台,會不知道該做什麼嗎?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美減稅牽動全球產業 台灣快出擊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川普上任以來,各項政策推動並不算順利。除了年初的健保方案受挫外,稅改方案由於各界的反對,也是一拖再拖;另外計劃推動的其他政策,例如基礎建設、先進製造以及能源政策也是乏善可陳。國內經貿政策幾乎繳了白卷,再加上川普具有爭議的個人性格,使得其支持度快速下滑。

川普目前唯一可以聊以自慰的是在他強調美國優先,動輒威脅懲罰在海外生產的企業,強力反制國外的不公平貿易措施下,許多跨國企業開始著手增加在美國的投資及製造比重,對美主要貿易順差國家也開始增加對美採購,以舒緩美國的壓力。但這種短期添加柴火的方式,能夠持續多久?效果存疑。另外加拿大及墨西哥也展開與美國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但雙方歧異頗大,能否修訂到如美國之所願,不確定性仍高。

為了挽回下滑的支持度,川普最近推出大幅度的稅改方案,主要重點有三:一是將目前美國的公司所得稅由35%大幅下降至20%;第二則是海外盈餘匯回現金資產課税12%,非流動資產部分則課5%;第三則是個人所得稅的減免及程序簡化。

雖然為了要平衡財政赤字及公平稅負原則下,相較於川普先前所提的稅改計畫,目前版本降稅幅度已縮小,但仍為30多年以來美國最大的減稅方案。

川普認為自由化的結果創造了財富,但是沒有創造就業,而且這些累積的財富絕大部分都停留在海外。川普過去一再指責這是造成美國經濟不振的重要原因,要求這些跨國企業必須把資金移回美國,但單憑棍子是不夠的,惟有搭配各式減税措施,才有可能使資金移回美國。

美國稅改若是通過,對於全球經濟將會產生不小的影響。在租稅優惠以及市場商機的驅動下,會促使企業考慮對美國增加投資,此可以落實川普美國優先的政策。未來可能會有更多的企業將海外據點移轉到美國,雖然整體供應鏈的移轉可能性較低,但必然會使供應鏈重組。另外在聯邦與地方雙重優惠誘因下,也會新增一些投資,未來可能會有更多類似鴻海到美國投資的案例,因而形成新的供應鏈。

在美國川普新政下,台灣目前的因應較為被動,未來必須有更積極的做法。在美國大減稅政策下,若是台灣無法避免企業增加對美投資下,如何確保台灣技術的自主性,必須有所規劃。過去美國政府多從政治的角度出發,思考台美議題,經貿面也是以要求台灣開放市場為主。現今川普政府非常重視國內產業發展及創造就業的重要性,台灣可以主動針對新的議題提出台美合作的新藍圖,建構在川普的經貿政策下,如何提升台美貿易及投資關係。

過去台灣在消費性電子產品長期扮演美國跨國企業的全球代工夥伴,台灣得以在部分關鍵零組件建立全球供應地位;然而台美合作未能延伸到新興產業領域。政府須主動提出未來台美在新興產業的合作策略及模式;除了建立新的生產供應鏈之外,更可以促成雙方人才、資金及技術的雙向流動,提供台灣產業成長升級的動能。

在製造業重返美國後,將衍生出自動化、智慧化的需求。考量台灣擁有優異的機械設備業者及系統整合商,未來可以協助結合美國當地系統整合商及自動化軟體業者,共同為當地企業自動化生產提供服務。

當然在減稅政策下,也會誘發全球資金進一步向美國股匯市以及債券市場移轉,另外,川普在未來會加速投資先進製造,推動基礎建設也會帶動資金回流,台灣也必須尋求其中的機會。再加上目前美國升息的壓力不小,並在美國經濟持續成長的帶動下,美元走入强勢已在所難免,這對台灣對美出口反而有利,更需掌握此一機會。

   

民意論壇

核食換CPTPP? 病急亂投醫
鄭博文∕屏東大學副教授(高雄市)/聯合報

今年APEC年會剛閉幕不久,會中中國大陸也主導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未來方向,凸顯中國大陸對亞太地區影響力有增無減。過去歐巴馬力推的跨太平夥伴協定(TPP),已因川普入主白宮,而胎死腹中,目前日本將TPP原先內容調整成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讓蔡總統又點燃新夢,列為新政府經貿戰略的主軸。

APEC年會中,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成員國決定在二○一八年完成所有談判,對以經貿為主體的台灣經濟是一項警訊,蔡政府不接受「九二共識」,眼前能做的事只有一項,加強與主要貿易國家雙邊經貿關係的簽署,尤其是亞洲近鄰國家如日本、韓國、菲律賓、越南、泰國、馬來西亞、印度等人口眾多國家,但這些國家都與中國大陸有正式外交關係,沒有「九二共識」,恐怕雙邊自由貿易協定(FTA)或經濟合作協議(ECA)都走不通。

眼下亞洲地區的兩個大型多邊貿易協定CPTPP與RCEP,CPTPP目前是由日本主導承擔,但從安倍內閣積極與中國大陸修好情況下,會甘冒得罪中國大陸風險讓台灣加入?蔡總統應該心知肚明,因此現在傳出政府要對日本核食輸入解禁,來取得CPTPP入場券。

對照越南前些日才公開宣示「一個中國」政策,越南等CPTPP成員國可能因中國大陸因素而不同意,日本也無從幫忙,這無疑是給台灣加入CPTPP潑上一盆冷水。個人希望蔡政府不要病急亂投藥,把台灣的好牌包括美豬、核食品標準放寬,而讓台灣FTA戰略陷入不利情況。

民進黨與蔡總統在野時一直對ECFA後續談判的服貿協議與貨貿協議不斷杯葛與反對,目前取得執政權,雖然有意願與中國大陸對談,但不願面對「九二共識」,也食言未積極推動兩岸監督條例立法,中國大陸當然不願復談貨物貿易與服務貿易,其後遺症最明顯就是許多國家包含目前新南向政策的國家與我方的FTA談判都停擺。「九二共識」不只在兩岸之間,恐怕還會成為台灣許多FTA戰略包括加入CPTPP或RCEP的通關密碼。

   

去梯言∕蝸角與井蛙
公孫策/聯合報

慶富案淪為泥巴仗,被泥巴淹沒的是「獵雷艦沒了」,喊了數十年的國防自主也再次幻想破滅。

《莊子》的寓言:蝸牛頭上兩個觸角各有一國,左角叫觸氏,右角叫蠻氏,兩國有事沒事都要相戰,每次都鏖戰多日方休,每次都伏屍數萬。

蝸角那麼微小的地方,打那麼慘烈的戰爭,很可笑是嗎?可是用來比喻台灣的藍綠兩黨卻再貼切不過。由此寓言得到的啟發很多,其一是:兩隻觸角天天開戰,蝸牛還能前進嗎?

很悲哀,事實正是如此。藍綠兩黨的「比爛共生政治」已經使得台灣停止進步二十年。不只獵雷艦,不只國防自主,不只政治、經濟、教育…,蝸步已經嫌慢,何堪停滯不前!

但還有比蝸步更嚴重的問題「井蛙」,同樣出自《莊子》的寓言(故事大家都知道,不贅述),說的是獵雷艦本身。

所謂獵雷艦,是傳統掃雷艦的進化版,簡單說是利用FRP(玻璃纖維強化塑膠)與碳纖維的非金屬特性,加上先進的消磁科技,得以更靈活快速的清除水雷。問題在於,台灣要獵雷艦做啥用?

打從四十多年前當記者開始,國防施政報告中總是出現掃雷艦∕獵雷艦,因為「中共對台灣的可能軍事行動,包括水雷封鎖」。但是,早年我方海空軍還有優勢時,水雷封鎖港口當然可能,時至今日,兩岸軍事力量消長眾所共見,中共還需要用水雷封鎖港口這一招嗎?

如果解放軍侵台已經不需要用到水雷,那台灣要獵雷艦幹嘛?唯一答案是「幫美軍清道」,而且是美國要台灣買他的退役獵雷艦(現在服役的永靖號與永安號都是,共花了卅五億元)。由於台灣的造船技術在FRP船殼部分,確實已經達到相當水準可以「國艦國造」,才會出現這一次從慶富得標一直到超貸、提前撥款等情事發生。

問題在於,這些年國際形勢、強權消長的變化非常大,萬一西太平洋要發生戰爭,不論是美國攻擊中國,還是中國攻擊日本,都不會是「奪島戰爭」,而會採用「一擊就讓對手屈服」的戰術。而我們的國防政策卻還停留在冷戰思考,無視於國際形勢與軍事科技進步,此所謂「井蛙」。

台灣內則蝸角戰爭導致停滯不前,外則井蛙淺見不知世界已經大變,才是當前兩大嚴重問題,而根本則在於「藍綠比爛共生」。

   

高通傷害市場競爭 陸韓美皆罰
楊智傑∕雲科大科技法律所副教授(/聯合報

公平交易委員會宣布裁罰美商高通二三四億元後,經濟部先跳出來批評公平會;廿二日公布處分書後,發現委員以四比三表決通過裁罰,三位委員分別撰寫不同意見書,讓外界認為此裁罰似乎沒有穩定基礎。

從處分書可看出,公平會認為高通一整套的授權架構方式,有諸多不公平不合理之處,而整體來看,傷害了基頻晶片製造銷售市場之競爭。

高通就行動通訊技術之標準必要專利,精心設計了一套授權架構與策略,與業界其他方式完全不同,由於其所創造設計的方式太過複雜,在競爭法上的評價也很難個別切開來看。

高通的整套授權架構大致如下:一、高通對行動通訊技術所擁有的標準必要專利,違反當初標準制定過程中對標準制定組織所為的FRAND承諾,拒絕授權給基頻晶片製造同業,而選擇直接授權給手機代工業者。

二、對於想使用高通高階晶片的手機代工業者,高通採取之授權方式,是將晶片銷售與專利授權切割分開訂約,並採取「沒授權沒晶片」政策,堅持手機代工業者必須接受其授權契約才提供基頻晶片;而契約內容採整機計價方式,收取過高而不合理之權利金,並要求被授權手機代工業者必須無償交互授權,以其高階晶片需求拉抬其授權契約之條件。

三、對於不想使用其高通晶片的廠商,仍須與高通簽訂授權契約,高通則以私下附條件退款方式,誘使廠商與高通簽約,事實上阻礙手機廠商購買其他廠商所提供之基頻晶片。

公平會在處分理由最後強調,高通的複雜授權架構中的每一環節交互作用、環環相扣,導致最終傷害了基頻晶片之市場競爭。不論公平會就個別論點的論述是否不足,其實無傷大雅,因為高通確實因整套架構,傷害了基頻晶片市場競爭。此點從事實上高通從二○○八到二○一五年間,在基頻晶片市場的市占率不斷提高,且陸續有九家製造商退出市場,可以證明。

世界各國就高通的處分中,二○一五年中國大陸發改會對高通裁罰,二○一六年南韓公平會對高通裁罰,乃至今年一月美國FTC對高通起訴,六月底美國地區法院初步判決支持FTC之起訴。中國大陸、南韓、美國各自認定的傷害有所不同,但基本上有一個共同交集,就是「傷害了基頻晶片市場的競爭」。

事實上,我國公平會的處罰,最終僅針對這項各國唯一共識「傷害基頻晶片市場之競爭」,綜合參考南韓、美國之論述,集中火力論述,勇於裁罰,因此絕非冒進、證據不夠、論理不足。

對公平會的裁罰,外界或有一些質疑或批評,但並不足以動搖高通的確傷害基頻晶片製造市場競爭的事實。

筆者認為,面對這種新的標準必要專利的競爭法問題,以及高通所採業界獨特未見的授權架構,作為關心競爭法操作的先進,應勇於承認該項具體傷害,就公平會論述稍有不足部分給予補充意見,而非否定公平會的努力。

   

李清志∕京都少年1937
李清志/聯合報

我最近一直閉關努力寫作,其實是在寫一本關於京都的書。寫京都對我來說,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京都是我記憶中非常糾結複雜的一座城市,要書寫京都,我必須先解開家族記憶中許多未知的疑團,這也是為什麼我至今才開始著手寫一本關於京都的專書。

我的父親在一九三七年前往京都念書,他的記憶地圖對我而言是陌生的,也是我很難瞭解的。半個世紀之後,我才開始前往京都旅行,開始有了我自己的京都記憶地圖。一直到二○○○年,我和父親一起前往京都,他的京都記憶地圖才開始與我的京都記憶地圖重疊在一起,有了相同的交集部分。

昭和十二年(一九三七)那年我的父親十四歲,剛念完二年台南的長榮中學,便和同窗兩人一起前往京都同志社附屬中學就讀。一個十四歲的少年,雖然在古都台南待過,但是面對這樣一座輝煌的文化城市,心中會有多大的震撼?我常常在思考這樣的情境,因為我第一次前往京都的年紀已經接近卅,而且也已經在世界各地奔走過,對於京都的城市印象,雖然有文化歷史上的崇拜,但是終究談不上強烈的心靈震撼。

十四歲的少年,第一次來到千年文化古城京都,內心的波動是可以想見的,這有如是鄉下小孩第一次到紐約曼哈頓,看見大規模的城市建築規劃,摩天大樓的林立,內心的驚奇與興奮;雖然京都並沒有摩天大樓,沒有科幻小說□穿梭天際的交通工具,但是京都卻有著當年最典雅的文化風情,融合著先進的西洋建築,以及日本當年也是十分先進的發電、電車系統等設備,這樣一座兼具中西文化歷史科技的城市,根本是當年台灣所有城市所望塵莫及的。

同志社大學附屬中學的校園也是另一個令少年興奮的地方!整座學校基本上就像是歐美的大學校園,到處都是精緻典雅的紅磚造古典建築,有塔樓、教堂、行政中心,所有建築就像是劍橋大學或牛津大學的歌德式校舍,充滿了西方的異國色彩;好像說去日本古都念書,卻進入了哈利波特的魔法學校一般。

關於台灣少年的京都生活,我其實知道的不多,有些我只能拼揍、只能臆測,我一直想知道許多小事情,比如說父親是否有去過京都大學前的進進堂?他有沒有在秋冬之際,漫步在京都大學農學院的銀杏大道中?我常去那些他可能去過的地方漫步,然後感受一下父親少年時的心情,他會來這裡嗎?他到這裡會是什麼心情?他在京都的少年時光是否會孤單寂寞?是否會想念高雄的陽光與熱浪?

父親生前很少跟我談論他的過去,特別是少年時的京都生活,事實上,他就是一位內向、嚴肅、拘謹的老派父親,他不會滔滔不絕地談論他自己,我們晚輩也從來不敢過問他這些記憶中的種種,所以這一位一九三七年到京都的台灣少年,對我而言,是神秘又陌生的,就像京都這座城市,對我來說,也一直是充滿神秘感的!

每次到京都旅行,我的內心依然存在著某種疑惑與焦慮,總覺得有記憶中有些什麼事,必須去探索、尋找。書寫這本關於京都的書,從某個角度而言,是逼自己沒有辦法逃避,去面對記憶中的京都謎團,然後平靜地去解開它、梳理它,這是我寫這本書的私心目的。

(作者為實踐大學建築設計系副教授)

   

南部人的肺 變空氣清淨機
羅際輝∕退休人士(新北市)/聯合報

南部是全台空汙最嚴重的地區,高雄市長昨天宣布,從十二月起連續三個月,以大眾運輸免費為誘因,希望民眾減少使用私人運具,度過高雄空汙最嚴重的月份。

中部地區的空汙也很嚴重,每當環保署預告次日空氣品質欠佳時,台中市政府就會要求台中火力發電廠降載,讓中部地區的空氣品質還能控制在橘燈,而不是對所有族群健康不利的紅色警戒。

但這些治標不治本的措施,不免讓人擔憂,中央與地方政府都因受限民進黨廢核的神主牌,而無法好好解決空汙問題。

尤其高雄市政府的對策,恐無助於改善空汙,因為根據去年交通部統計,高雄的大眾交通工具使用率只有九點三%,高市公車等車時間太長,動輒要三十分鐘,且路線彎曲複雜,方便性遠低於機車,想用「免費搭公車三個月」來降低空氣汙染,恐怕不只白做工,還會讓已經累計虧損二百多億元的公車處,虧損更多吧?

台灣第一大火力發電廠雖在台中,發電裝置容量共五百五十萬瓩;但南部地區有台電興達、大林、南部等三個火力發電廠,共燃煤發電四百八十二萬瓩及燃氣發電三百廿萬瓩,加上民營麥寮電廠的一百八十萬瓩。兩者相較,高雄的火力發電裝置容量遠高於台中,為什麼高雄不跟台中學學,也要求台電降載以改善空汙呢?因為台電的備轉容量不足,無法台中、高雄兩地同時降載。

燃煤發電,每發一度電的碳排放量大約是零點八公斤。核一加核二共二百廿五萬瓩的備用容量,因為「政治決定」閒置不用,如果政府能體恤人民頭家,將其重啟發電,每天就能讓燃煤發電廠少發五千四百萬度電,減少碳排放量四千三百廿萬公斤,相信必能「立即」大幅改善南部,尤其是高雄的空氣品質,不用苦苦等到再生能源占總發電量兩成的那一天。

台電今日的備轉容量不足,肇因於廢核太急,發展可再生能源太慢。即使政府能夠落實「二○二五非核家園」政策,讓再生能源占總發電量達到兩成,但是高雄地區的空汙問題,仍然無法解決,因為:第一、太陽能與風力發電都是間歇性能源,不能取代核能成為基載電力。第二、八年後位於屏東的核三廠(基載電源)除役,必須再增加火力發電廠(基載電源)一百九十萬瓩的裝置容量。第三、台積電宣布五奈米級三奈米的新廠落腳台南,新增用電需求高達一百五十萬瓩以上。由於台積電一分鐘都不能沒電,所以此項新增需求,仍須新建火力發電廠才能滿足。

綜合上述,八年後,廢核及台積電新廠開工,南部地區必須新增火力發電廠三百四十萬瓩以上的裝置容量,每日增加的碳排放量最高將達六千五百廿八萬公斤,即使全部都使用天然氣發電,碳排放量也是高達三千二百七十萬公斤,等於六百九十七萬南部人,每天要多吸約五公斤的髒空氣。難怪網友要酸:南部人是用肺當空氣清淨機,幫蔡總統完成非核家園的夢想!

   

犧牲少數 鞏固多數…誰的中國夢?
曹鈞皓∕國會助理(新北市)/聯合報

近日,北京皇城腳下出了兩件大事,分別是大興區違章公寓火災出了十九條人命,及由此引發之當局強拆和驅逐社會底層民眾的鐵腕行動;另一則為「三色」幼兒園虐童事件。

加上浙江寧波的爆炸案,可說是劃破了中共十九大前後歌舞昇平、四海歸心的寧靜天空。

網路上相關評論很多,但我只有一點簡單的感想,而且還是五年前離開北京時一樣的那一點感想。

記得從前在北京大學讀書時,曾有位大陸同學和我說過:「國家本來應該是為了人民而存在,但在中國,人民是為了國家而存在。」

在黨的事業、國家發展面前,沒有什麼是不能被犧牲的;做為國家的一個「分子」(這裡不是指「份子」),你的存在,就是為了成就分母、為了成全多數人的成長,這就是這個大國的核心思維。

當然,受剝削的總是少數人,多數人還是受益的,故曾聽過一位高級領導在評論反對者言論時親口說:「他們鬧不起來,多數人都從發展得到好處了嘛!」也就不足為奇了。

中國大陸正是在共產黨的「這種」堅強領導下發展起來的,強國地位、民族復興也正是依循著「犧牲少數人、鞏固多數人」的邏輯向前邁進的;「中國夢」是他的,但卻不見得是你的。

常聽大陸朋友說,北京不是個人住的地方;的確,但可能不只是北京。除非有「既得利益」(那怕小至因任何人際關係而獲得的便利),不然在一個什麼都要靠人情、講關係、依賴網購、看不到幾間小七的人海社會裡,誰會覺得在那裡生活是舒服的呢?

身為炎黃子孫也好,做為中華民族的一份子也好,或台灣人是中國人也行,能在此生看見中國由衰敗而強盛,猶有榮焉。但若沒有在人擠人中踩著人頭突圍而出的雄才大略和蓋世武功,那麼在喧鬧嘈雜的小島上冷眼笑看江湖事,可能還是個相對「愜意」的選擇。

且不談「看小魚逆流而上」的故事,誰說蔣介石敗退孤島後,晚年最讓他快樂的事,不是在日月潭的一葉扁舟上釣魚呢?

   

東吳拆蔣爭議 轉型正義?語無倫次?
王瀚興∕律師(台北市)/聯合報

報載東吳大學中正圖書館的蔣中正銅像,因東吳學生會長認為要「轉型正義」,必須拆除。校務會議認為該銅像屬於「無主物」,或認為校外人士有「處分權」,並據報載指該銅像為校友合資捐助。光怪陸離,身為東吳法律系校友,不能悶不吭聲。

東吳以法律系為招牌,筆者不解:處理銅像會議,有無法學院代表到場?若無,怎可以上開理由搪塞?若有,如此輕率,有愧東吳法律招牌。

民法第八○二條:「以所有之意思,占有無主之動產者,除法令另有規定外,取得其所有權。」試問:若銅像為校友捐助設置,怎會是無主物?若為無主物,則是否校方依民法第七六四條為相關所有權拋棄?若果為無主物,又怎會使校外人士仍保有「處分權」?是以,用無主物概念處理銅像,實屬無稽。

民法第六三條:「為維持財團之目的或保存其財產,法院得因捐助人、董事、主管機關、檢察官或利害關係人之聲請,變更其組織。」蔣公銅像既贈與、交付校方,債權與物權行為皆備,校方卻稱銅像為無主物?依照民法第六三條規定,為了「保存財團法人東吳大學校方財產」,上開人等可聲請主管機關「改變組織」。又有誰想過:校方迂闊,學生輕率之舉,茲事體大?於情有愧校友,於法有不測之憂,目前校方處理,皆非良策。

蔣氏父子與蔣夫人對東吳大學不薄:無論外雙溪或城區部,皆緊鄰軍事重鎮。貴陽街城區法商學院緊鄰總統府,堪稱「鑽石地段」,若無黨國照顧,安能有此良機?又怎能延聘到一等師資?再者,前校長章孝慈先生為蔣家血脈,為長者留餘地,亦不失為飲水思源。今校方為了法無明文、人言人殊的「轉型正義」,旋即丟盔卸甲,語無倫次,還對得起校徽上「養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的校訓?

《戰國策.魏策》故事:某宋人在外求學三年返家,回來直呼母親姓名,母親抗議。宋人認為:「堯舜都可以呼名,母親哪有堯舜偉大?」母親則說:「我看你學得還不透徹吧?這在那裡都行不通,希望你學習後,再考慮是否直呼母親姓名。」蔣公當然不及堯舜,但跟著起鬨,摧枯拉朽,豈能說是報恩之舉?該再學習的是學生或校方?依法行政或屈從民粹?

   

語文賽悲與怒 想起父親似笑非笑…
陳招池∕退休校長(苗縣頭份)/聯合報

全國語文競賽剛落幕,正處於失敗挫折中的我,感到特別自責與傷心。自責的是沒能交出漂亮成績單,愧對鄉親託付;傷心的是我已退休了,仍盡洪荒之力,沒日沒夜地跟參賽選手打拚;若是上帝看到我們案頭上堆積如山的資料和一本本完成的創作,一定會為我們掉下不捨的同情眼淚。

「人生總是多逆境」,「太容易成功並不是一件好事」…我不斷跟自己對話著;試圖說服自己坦然面對它,但很難!這話怎麼說好呢?對一個眼蒼蒼視茫茫的老者,其實無關得失心或好勝心,就像以前我先父胼手胝足的開闢一方田地,欣慰地蹲在田梗上,抽著菸,望著那欣欣向榮的農作物,心裡滿懷希望,卻在一陣暴風雨過後,全化為烏有;他那似笑非笑的一幕,深深烙印在我童稚的心版中,直到現在我才明白「努力並不等於成功」的哲理,終有所釋懷。

就在心情平復之時,翻開報紙,看到台中市多位選手犯規,被取消得獎資格。台中市比起我們偏鄉縣市資源豐富許多,人才濟濟更不在話下,竟然還走偏門,把別人當傻瓜,踩在孜孜矻矻者的身上爬,心情馬上由自責悲傷匯為一股莫大能禦的怒氣,這種為了功成名就,不顧道義的行徑,既齷齪且可恥,不配存在教育界。

父親那一方田地,是天災的難測,他認了;語文競賽是人為的禍患,誰甘心?雖然主辦單位當機立斷,不發下冠軍獎牌,我認為懲罰還不夠,更要追究相關責任,以杜絕後患;這樣才能讓贏的人贏得很光榮,讓輸的人輸得很服氣。

   

商標爭議如何規範?從韓國男團的團名之爭談起
韓國男子演唱團體Highlight因與前公司Cube Entertainment不再續約,而無法在韓國繼續使用廣為歌迷所熟知的原團名Beast。由於Cube Entertainment在台灣、中國、香港等地也有商標註冊,那麼Highlight在台灣的演出活動,能否繼續使用Beast之名呢?

送給年長者最迷你的貼心助手
以色列的新創公司Intuition Robotics看到了獨居老人寂寞痛點,因此推出了ElliQ家庭小助手,ElliQ可以聽懂語音指令、協助長者聯繫親友(可以連結FB、IG),協助長者與外界聯繫,而不會感到孤單。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