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風醫言堂】又多了好幾個丈夫的醫師

每一波漲潮,《財訊月刊》的讀者都賺到了!!訂閱【財訊電子報】讓您邁向致富之路,從劣勢成為贏家!! 電影、日劇、韓劇…選擇那麼多,要選哪一部?聽部落客怎麼說─最精選的部落客影劇評論就在【影劇大好評】!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07/24 第4258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惠風醫言堂】又多了好幾個丈夫的醫師
藏在家常菜裡的甜
【青春名人堂】阮光民∕曬月亮的烤肉哥

 
 

 
心情札記
 

【惠風醫言堂】又多了好幾個丈夫的醫師
文∕洪惠風/聯合報
圖∕LucKy wei

「怎麼好久不見,妳又多了好幾個丈夫?」

「什麼?」

以前在義大醫院帶過的帛琉醫學生(現在已是他們國家的實習醫師),帶著親戚來新光醫院就診,透過親戚的主治醫師找到我,兩人在新光醫院病房見到面,擁抱寒暄問好之後,我提出了這個問題。

看她頭上冒出一大堆問號,我指了指她左耳鬢邊的花,「妳以前告訴我,在你們國家,只要看耳邊花瓣的數目,就能知道有幾個丈夫,一瓣代表一個丈夫,那時妳戴的是五瓣花,現在一、二、三、四……我剛剛算了一下,已經變成八瓣,所以妳現在有八個丈夫了嗎?」

「哈哈哈哈哈!」

她一定沒有想到,我會把她們當年的唬爛記得那麼牢。

髮上插著花的學生

三年前我是這樣寫的:

隔了一段時候,帛琉的女同學又到一般醫學科見習,另一位帛琉女同學左鬢插著金屬花,但是前一位沒有插花了。

「妳的花呢?」我比一比鬢邊。

「喔,我忘了。」

我看一看旁邊的同學,問:「花插在左邊是代表單身,右邊是代表已婚嗎?」我想起以前去夏威夷玩,當地導遊曾這麼告訴我,只是記不起來哪一邊代表什麼了。

「這朵花代表有五個丈夫!」

我滿臉狐疑往下聽。

「你看,這朵花有一、二、三、四、五,五個花瓣,代表有五個丈夫。」她一面數著花瓣,一面說。

「一個洗衣,一個燒菜,一個帶小孩,一個……」

「哈哈,是啊,還缺兩個人,一個周六,一個周日。」

「周一到周五都滿了,一周休息兩天。」

剛剛我還把它當真了呢,但很快女學生又恢復正經,回答我:「在有些地方,像夏威夷,已婚未婚好像是這樣分,但我們沒有。」

「我還以為是已婚插右邊,未婚插左邊。」

「我都是插左邊。」她的同學說話了。

「這樣聽診方便嗎?」

「沒問題啊。」

我看看好像真的沒差,聽診器是塞在耳朵裡面,花是夾在耳朵之上,沒什麼衝突。看著這兩個帛琉來的學生,感覺這個國家應該是非常快樂自在的吧。

幽默來自智慧

回到現在的時空,我笑著問這位如帛琉陽光般開朗的女孩:「五個丈夫周一到周五,還能來個周休二日,現在八個丈夫要怎麼分配呢?多了一個人怎麼辦?」

「哈哈,這太簡單了,我有一天早上一個,晚上一個。」

「哈哈哈哈哈!」

幽默、笑容,是拉近人與人之間距離的最好東西,最高明的笑話是開自己的玩笑,在嘲笑自己的時候,往往代表著兩人地位平等,不卑也不亢,沒有誰是高高在上,也沒有誰不如別人。

麥克阿瑟〈為子祈禱文〉中間提到:「……當他擁有了以上這些,我還祈禱,賜給他足夠的幽默感,這樣他才能總是認真嚴肅,卻又不至於過分地苛求自己。」松林在〈幽默漫筆〉中也說:「幽默來自智慧,惡語來自無能。」

在現今社會氛圍中,也許我們所欠缺的,就是多一點幽默,多一點智慧,少一點酸言惡語。

藏在家常菜裡的甜
柯洛穎/聯合報
「欸,妳的兩個保溫碗有帶回來嗎?」昨天媽媽忽然問道。

「我放在加拿大。」

「那妳有用過嗎?」她繼續問。

「這個嘛,有倒是有。」我微微笑起來,也沒聽清楚她之後說了些什麼。

去年在加拿大讀高中最後一年,十二個月裡胖了不少,倒不是因為薯條炸魚漢堡,而是S的功勞。S既像天使又像惡魔,從他出現的那刻起,就注定了我的增肥。

第一次看到他是在經濟課,讓我們認出彼此的無非是相同的東方臉孔。儘管上課時間沒有交談,下課卻不約而同留了下來。我墊著考卷在看約翰藍儂的自傳,他慢慢靠過來:「嘿,妳明天是不是要考省考?」

省考是安大略省的英語測驗,畢業之前必須通過的考試。我點點頭,順便提醒他明天要自己帶午餐,不能出去買飯。「可是,」他皺了皺眉,「我不想再吃三明治了。」

隔天,我帶了兩份午餐,內容是八片吐司、一盒雞爪和滷豆乾。滷味的香氣讓大家都靠了過來,幾個中國同學幾百年沒吃到雞爪了,正苦苦哀求著,我只搖搖頭說:「這些都是給S的。」我們邊吃邊看著窗外白雪皚皚,他念著一定要請我吃頓飯,我聳聳肩笑了。沒想到,從此之後,我吃的就都是他的飯了。

S是個居家技能一百分的好男人,他炒的菜色香味俱全,就連煮白飯都和普通人的手藝天差地別──不過這是因為他是湖南人,什麼東西都要加辣,白飯加辣椒、肉片加辣條、炸排加辣粉。我本來是個不能吃辣的人,自從有了他這個廚師之後,耐辣度飛一樣地長進;第一次吃他準備的便當活活被辣得哭了,到了年底,竟面不改色地把傳說中的勁辣火雞麵吃個精光。

但我最喜歡的不是他變化多端的午飯,而是與老媽提到的那兩個保溫碗有關。我過去一年裡沒有蹺過半堂課、請過一次假,大大地違反人在台灣時候的慣例,尤其是一個月一次的生理假。炸子宮的時候去上學,下場通常是苦著一張臉,有氣無力地趴在桌上,幾乎不想舉手回答問題。這反應實在太明顯,老師下課時問我:「誰欺負妳了?」我哀怨地說:「子宮。」S在一旁聽見了,問我為什麼沒喝紅糖水?我說我只喜歡喝紅豆湯,但是我又不會弄;這是真的,我是廚房白癡。S說他會煮,但他沒有保溫杯能裝來學校給我。以為他只是開玩笑,於是我打趣地回:「我有兩個保溫碗,那就送你了。」但他那天放學真的去買了紅豆,熬了一鍋,也不知道發什麼神經幫我分成五天份裝好。離奇的是,他煮的紅豆湯竟然有媽媽的味道。

後來,S就像煮飯煮上癮,紅豆湯也熬,綠豆薏仁也煮,連燒仙草都端出爐,而且他一面大費周章地準備,居然還一面嘲笑我愈來愈圓的臉。在這變胖的過程裡,他是要負最大責任的人──每當有同學過來討湯喝的時候,他一律回答:「這都是給C的。」

很久之後,我們回想當時,才發覺這句話大概就等於我愛你。而那時的我們尚不知情,還疑惑怎麼永遠都是太甜的湯底。

【青春名人堂】阮光民∕曬月亮的烤肉哥
今日登場∕阮光民/聯合報

「你怎麼不去批現成串好的來賣?有些都上好醃料了。」我站在烤爐邊,拿著相機偷拍時問老闆。

「生的烤起來才好吃啊。再說,自己弄才知道食材從哪裡來。你看我的蔥加得那麼多,在別攤很少看到吧?」

「是啦,所以沒什麼賺頭吧?」我趁他低頭注意肉串有沒有烤勻時再拍了一張。

老闆拿著刷子,把沾醬刷在肉串上,先往上刷一次,再沾醬往下刷一次,翻面後重複。「我每天就像這樣重複著。中午開始整理材料、調醬料,我也不敢做太多,肉再怎麼新鮮也是有期限的。串好後就準備出門曬月亮,從八點曬到凌晨一點多,確實賺得有限,但花不少時間。」

頓了頓,他又說:「我做過不少工作,像熱炒店,還有到一些做吃的地方當短期學徒。我不是不想學,關鍵是感覺師傅沒有心教,看破乾脆離開自己做。」

他扭動拇指和食指,再度把肉串翻面,感覺人生也沒有所謂的正與負。雖然正面朝上,另一面卻正在煎烤。

一直到我們成熟。

 
 

 
訊息公告
 
 
 

 
「川」流不「習」 貿易戰滿漢全席?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宣示,一旦爆發貿易戰,將對川普以牙還牙。但面對這場貿易戰,中國真的準備好了嗎?中國官員對於即將到來的貿易摩擦或貿易戰似乎還沒做好思想準備,而反華正成為美國公眾與執政黨的共識。

從送報童到微軟最年輕總經理
從10歲就開始打工,從送報打工中,孫基康不只賺取了零用錢,還從中學習到商業及經營客戶之道。而在每次的職涯轉折中,他都積極迎接不同挑戰,從中學習及成長。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