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865《來不及美好》

健康飲食、肥胖、醫學新知…各種你想知道的醫學健康資訊、名醫提供的保健錦囊,都在【健康e世界】。 如果你是美食主義的信奉者,喜歡動手打理家中事物,並堅信生活值得用心去經營,歡迎加入【生活高手】行列!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第865期 2018/11/09(五)發行
 
定價360元
優惠價79折284
《來不及美好》

  青春太美,不能遺忘,獻給走過青春的我和你。《何不認真來悲傷》、《我將前往的遠方》之後,郭強生交出了「人生私散文」第三部曲——告別遺憾之作。

  經歷過那些一去不復返,
  才明白了
  美好不是想像,
  是命運……

  台灣中生代小說家郭強生,從大學時期出版第一本小說之後,至今寫作不輟。小說一直是他的創作主力,後來,受邀為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三少四壯集」撰寫專欄,他開始了散文創作。

  「過了四十歲之後,寫作對我來說,就是面對自己。」郭強生在人生半百之際,以回顧自己的生命,剖析真實自我為創作主題,寫成「人生私散文三部曲」,從而為他開啟了另一個寫作巔峰!

  《何不認真來悲傷》叫好又叫座,一舉獲得當年度開卷好書獎、金鼎獎、台灣文學金典獎三大獎。

  「人生私散文」系列是深刻而動人的作品,首部曲《何不認真來悲傷》以「悲傷」貫穿;二部曲《我將前往的遠方》圍繞著「孤獨」;第三部曲《來不及美好》則關於「告別」,與過去的時代、青春告別。

  那是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閃亮、輝煌、繁花似錦……這是一個屬於五年級的年少紀事,夢幻、騷動、風花雪月……青春換不惑,滄桑見真純。四十年的更迭起落,讓一整個世代終於懂得了,收藏與告別,傳承與自省。

  面對過去的自己,究竟該說一聲感謝?還是對不起?長長的一生與短短的一瞬,他們在交換著什麼低語?來不及美好,是讚嘆?還是感慨?答案都藏在你我對時光深情的注視裡。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文請見 《來不及美好》

 

郭強生 著
台大外文系畢業,美國紐約大學(NYU)戲劇博士,回國後先在國立東華大學任教,協助創立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

《我將前往的遠方》

   ★金鼎獎、中時開卷獎、台灣文學金典獎得主,最新深情力作,郭強生 獻給單身初老的一首情歌。

   人生,是一連串的回顧、整理、繼續前行。單身無伴的郭強生,在人生下半場,進行了一場深度的自我整理。

  人生這場戲,演得再賣力,還是會曲終人散。到頭來,仍得面對自己的孤獨。

  有一種孤獨,是因為求之不得;另有一種孤獨,是心安理得,專注在認為值得的事情上就好。五十而知天命,不是因為能未卜先知,而是漸漸知道,哪些人哪些事,已經與自己無關。可不可以從現在起,專心求一個自在就好?

  我們也許曾錯過一個家,失去過一個家,忘記了某個家。但在五十歲之後,我們都在回家的路上。黃金歲月中,為了冒險,我們曾經離去。銀光中,為了回家,仍然是一場冒險。我們還要再勇敢一次……

  不再逃避生命底層我們終須面對的告別與毀壞,之後才是療癒真正的開始。

  我控制不了任何事。包括自己的結局。但還能改變的人,或許才是自由的。我發現,自己正站在人生的另一個起點。一如我的心跳,穿越了記憶,也正穿越著未來。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文請見
《我將前往的遠方》

 

  還想再聽一回

  外文系出身、留美十餘載的我,喜愛國語歌的程度一直超過英文歌,這讓某些自以為英文高竿的朋友差點跌破眼鏡。

  流行歌就是因為貼近生活才有存在的空間,我不知道那些朋友幹嘛沒事就來一首約翰.藍儂的 Imagine,難道他們是經歷過越戰不成?

  曾經,在一個有卡拉OK的聚會中,我唱了一首快三十年前的連續劇主題曲,王芷蕾原唱的〈天長地久〉。頓時全場氣氛驟變。

  「風輕柳斜春來早,水隨煙渺秋去了,曾幾度門深藤繞,青山迢迢,任是心結如雲……」

  屬於我這個年代的,都在恍如隔世中傻了;年輕的一輩眼睛亮起來:這是你們那時候的愛情喔?

  自己存在過,在那一剎那變得如此真實。也驕傲,也惘然。

  直到另一個小傢伙又補了一句:文言文喔?

  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一度與流行歌絕緣。要讀的書那麼多,要思考的問題那麼龐大,加上接二連三的生命波折,讓我自願住進無歌的牢籠,以為耳根清淨才是正道。

  無歌贖不了罪,反而成為愈來愈懼怕感覺生活的藉口,包括自己的和別人的生活。然後,有一天偶然聽見許茹芸的〈美夢成真〉,我不經意問道:這是誰?

  不全然只是歌好不好聽的問題,而是那一刻,對外面的世界,我發現我又有反應了。像經過了長冬,冰雪融化,之後見山又是山。

  突然明白這就是人生況味,有時出世,有時入世。絕對的雅與絕對的俗,都危險。

  以後就知道了,聽得見世間情歌的時候,就表示我身心狀態良好。

  一首簡單明瞭的歌曲,有時得來並不容易。情緒蓄積又蓄積,最後才越過了躁鬱徬徨與矯揉修辭,落地成歌。就像〈紅花雨〉,來得遲總比沒有好:「傷了心,不離棄,落成紅花雨……你牢記,我牢記,家就在這裡……」

  那是二○○六年,我們曾有過一首歌,關於盼望與等待。

  不知道為什麼,在聽見〈紅花雨〉後的那幾天,我一直想到另一首歌,〈我的未來不是夢〉。KTV裡只有廉價的翻版影帶,想再回味一下正版卻不可得。

  每隔一陣子,就會又發現幾首我視為窖藏珍奇的老歌,從點歌單中被刪去,難免有股從此天涯的驚恐含悲。

  一首歌的消逝,有時就是某種生活代表的意義走到了盡頭。

  演唱會一開場,巨星尚未現身,LED銀幕上先就開始播放四十年來,她不同時期演唱〈流水年華〉的畫面集錦,我立刻就流下眼淚了。

  一個聽了四十年的歌聲,如今還能再度獻唱,而我也能安然坐在台下,有多少應該相偕來此,共享懷舊美好的親人好友,此刻卻已不在人世了。

(完整內容請見 《來不及美好》

 

『人文空間講堂』法國三百年風景如畫─普希金美術館
翻閱著穿越300年的法國風景繪畫,今天的我們,將觀看風景如何成畫?

 

《失控的指尖:愛上網是潮還是癮?》新書分享會
如何聰明的與手機、電腦、平板自在共處,成為我們及下一代共同面臨的迫切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