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會改革的總統,卻不知如何改革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