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868《臺南巷子內》

【Career職場情報誌】提供職場趨勢脈動、成功人士專訪介紹、學習進修課程等內容,讓你提升職場競爭力! 【好讀人文歷史報】以生活化方式,讓你輕鬆認識歷史上的大小新鮮事,並從全新視野觀照歷史。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第868期 2018/11/30(五)發行
 
定價420元
優惠價79折332
《臺南巷子內》

  ★ 跟魚夫一起漫步臺南,繞著老建築,發掘說不盡的故事;吃在地美食,讓味蕾喚醒你封存的生活片段。50張手繪圖,細細描繪老城舊事,還原被拆除的日治時代建築

  移民臺南十年,我踏遍府城許多角落,發現要鑽的巷子愈來愈多,因此不斷用繪畫來還原城市的歷史風貌,也探討臺南美食的文化意義。最重要的是,希望透過這本書,讓人們重溫這座城市的美好往昔。——魚夫

  有誰比臺南人更愛食虱目魚?而且從頭吃到尾,自裡吃到外;清早那碗牛肉湯,臺南人到底啥時開始吃起這一味?

  到處都是意麵,鹽水意麵、關廟意麵、鍋燒意麵……,但意麵是哪一國的啦?到林百貨坐流籠世界第一爽,而且還很「毛斷」(摩登);旁邊還有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入臺的歷史遺跡;有事情喬不定,就到有酒肉、藝妓的鶯料亭去喬喬看……

  移民臺南10年,魚夫到處趴趴走,深入臺南各層肌理與時代堆疊的底蘊。先東菜市吃個大肚皮,然後到赤嵌樓與大天后宮轉轉,再來碗炒鱔魚或牛肉湯歇歇腳……

  跟魚夫一起漫步臺南,繞著老建築,發掘說不盡的故事;吃在地美食,讓味蕾喚醒你封存的生活片段。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文請見 《臺南巷子內》

 

魚夫 著
曾經擔任報社主筆,畫漫畫,電台主持人、電視台總監、動畫公司老闆等,曾任職弘光科技大學,教授科技藝術及數位行銷課程。年過半百之後,決定不再塞在人生的車陣裡,走一步算一步,決意繞道而行,樂暢人生慢活去,這才看見彩繪的世界,於是畫出來和大家分享。

《樂暢人生報告書》

   魚夫手繪,重現日治時期台灣七大經典火車站:基隆驛、台北驛、新竹驛、台中驛、嘉義驛、台南驛、高雄驛

  味蕾,有助於喚醒腦細胞裡封存的生活片段;昔日建築,則讓我們回味過往曾有的美麗。魚夫帶你全台趴趴走,看建築、吃美食。深入走訪各地舊時風情,感受老城底蘊深厚的人文與歷史。

   台灣是個寶島,集南北珍饈、天下之精華。魚夫年過半百後,開始樂暢人生,全台趴趴走,吃小吃,也看建築(那些被拆掉的,魚夫畫回來了),深入走訪各地舊時風情。

  講的不只旅遊、美食,而是用一個實在生活者的眼光,來感受老城底蘊深厚的人文與歷史。

  書中收錄魚夫精細手繪七座古早火車站,以此為骨幹,探訪多元美食小吃及老城建築身世,並配以豐富手繪圖,加上親自拍攝與剪輯的影片(掃描書中各篇QR Code即可連結看影片),閱讀文字之餘,還能立刻飽覽當地風光,細細品味老城舊事。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文請見
《樂暢人生報告書》

 

  不是只有甜味的,也不是只有炒意麵——台南炒鱔魚

  台南炒鱔魚不是只有炒甜羹,也有鹹口味的乾炒方式,而且不只炒意麵,還可特別要求炒另有一番風味的油麵,不過這要在台南住上一段日子後,結識在地老饕,才會逐漸熟門熟路。

  在台南,炒鱔魚的人以姓廖者居多,傳奇人物廖炳南、廖火土兄弟是我這年紀上兩代的人。他們跟福州師習「刀子」功夫,即烹調之道,但說來炒鱔魚也不是什麼難事,牽羹的手路差不多,能融會貫通就算出師了。

  廖炳南後來且有「鱔魚南」的外號,於是廖家兄弟將炒鱔魚的技術薪火相傳,現在諸如沙卡里巴的廖家炒鱔魚、阿源或阿江,以及近來阿江弟弟另起爐灶的二哥炒鱔魚,大抵都是同一個家族。

  宰殺活鱔早期得由店家來兼治,我聽聞阿源還能表演這手絕活,但如今鮮之見也。倒是在梁實秋的《雅舍談吃》一書裡曾見到一段奇文描寫宰鱔,他說:

  「我小時看廚師宰鱔魚–因為牠黏,所以要用抹布裹著牠才能抓得牢。用一根大鐵釘把鱔魚頭仰著釘牢在砧板上,然後順著牠肚皮用尖刀直劃,取出臟腑,再取出脊骨,皮上黏液當然要用鹽搓掉。血淋淋的一道殺宰手續,看得人心驚膽顫。」

  鱔魚養殖技術難,從前台灣要靠九個月的野生種產出,那要怎麼捕捉野生的鱔魚?我聽專家說:只消一根小竹竿綁上麻線,前端掛上一個釣鉤,加上餌料,耐心蹲上一小時便有所獲。

  只是要如此釣鱔,台灣環境早已汙染破壞殆盡,無處可釣,遂成三叔公講古的題材了。現在以南洋、中國進口居多,但前者品質較差。

  宰殺後的鱔魚要擺在覆倒的竹篩上通風,竹篩有間隙,可以濾血水,其下則布蔥床來去其味,最下方有一斗型碗公盛裝冰塊,這是為了鎖住新鮮。

  炒鱔時需先大火熱鍋,將醬油、太白粉、糖和油等佐料與鱔魚切片先備妥放在碗裡,高溫後倒入快炒,此際萬萬不可過火。沙卡里巴市場裡那位「鱔魚廖」尤其樂衷於表演所謂二十七秒炒鱔魚,總是要叫人計時,秒數絲毫不差的燒滾滾炒出一盤珍饈來。

  台南住了這麼久,炒鱔魚我當然吃多了,「喙斗」變得很挑剔,各家口味差異也慢慢的心中有數了。偶爾友人來台南找我,我請吃炒鱔魚,大都嫌羹太甜!於是帶去阿江那裡吃乾炒鹹味,總算堵住他的口了。

  有一回去外地吃到炒油麵,回來找上二哥,他說:「這一味我也是專門的!但太忙時不能炒。」大抵炒意麵可以集數人份一起炒,但如果是油麵就得一碗一碗來,食者大讚,賣者實不符經濟效益矣!

  我聽聞有一種職業不吃鱔魚,曰:「道士」,只消是無鱗長得如長鞭狀的水產,據說食之都會影響法力,是耶?非耶?台南住久了,有的沒的聽多了,也懶得追根究柢了。

(完整內容請見 《臺南巷子內》

 

王麗芳《看懂孩子的學習卡在哪》新書見面會
孩子不是學不會,只是卡關過不去,別再讓「學習」扼殺你還孩子的親密關係。

 

《失控的指尖:愛上網是潮還是癮?》新書分享會
如何聰明的與手機、電腦、平板自在共處,成為我們及下一代共同面臨的迫切問題!